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四川好的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1-19 14:28:1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四川好的白癜风医院,北京白癜风中医医院,文成白癜风医院,可以治愈白癜风的中医,上海白癜风主要病因,济南根治白癜风的专家,黑色素移植治疗白癜风

原标题:迪拜:散发恶臭的黄金乡,黑袍和比基尼共存|文茜大姐大

她是陈文茜,被李敖称为“台湾最聪明的女人”

说到迪拜,人们的第一印象差不多都是“土豪”,法拉利用来当警车,自动贩卖机里卖的是金条,就连收破烂的,都能月入几万。而迪拜之所以出手这么阔绰,是因为这里有取之不尽的石油,躺着就能挣钱。

但事实上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7 个成员国中,迪拜并不是最富的一个,它的GDP 中也只有2% 来自石油,但它却成为“奢华的”代名词,享誉世界,这要归功于迪拜王室阿勒马克图姆家族,尤其是现任酋长谢赫·穆罕默德·本·拉希德·阿勒马克图姆。

名字很长的谢赫酋长

1833 年,阿勒马克图姆家族带着一支大约800 人的部落,到迪拜海湾定居,从此有了迪拜。但当时这里只是个贫穷的小渔村,直到1966 年,迪拜发现了石油。

这是迪拜历史上的第一个转折,石油瞬间带来巨富,大家开始肆意挥霍,于是很快地迪拜又出现了历史上第二个转折:大家发现石油快没了。但也正是因为石油资源的匮乏,让阿勒马克图姆家族能够放开手脚,大胆革新去寻找出路。

迪拜的石油资源只占整个阿联酋的5%——比起老大哥阿布扎比的90% 不过九牛一毛,老酋长谢赫·拉什德——也是现任谢赫酋长的父亲,就开始担心:我的祖辈们都骑骆驼,我有石油开上了奔驰,我的儿子大概也还可以开路虎,但是如果继续吃老本,我儿子的儿子,又只能骑骆驼了。

坐着梅赛德斯,却开始忧患未来

所以老酋长用石油换来的钱去打造一个不需要靠石油的迪拜。他建了世界上最大的人造港杰贝·阿里港以及现代化的国际机场,逐步将迪拜打造成连接东西方的贸易中心——一个“中东的香港”,这是迪拜得以崛起的地基。而到了谢赫酋长这里,则更进一步。

谢赫酋长跟他父亲一样,有着强烈的危机感,所以他十分强调速度。他有一句口头禅:“I want it now(我现在就要)”。只有比别人跑得快,才能获得成功。他领导下的迪拜也的确很快,每年16% 的经济增速,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。

这其中的原因,除了和香港相似的港口、贸易自由、宽松的金融管制之外,还因为谢赫酋长将迪拜打造成了一个贴着“奢华”标签的、独一无二的品牌,让迪拜在香港的属性之外,又带了那么点拉斯维加斯的味道。

1991年和2013年的迪拜

一座城市,两种味道

跑得比谁都快的谢赫酋长,先是为迪拜带来了许多世界第一:世界上第一高楼、第一大购物中心、第一大室内滑雪场,他还在沙漠里硬生生打造出一个绿洲,建了世界排名第一的高尔夫球场。

在水比油还贵的迪拜,种一棵树的代价就超过3000 美金,所以维护一个高尔夫球场的代价之昂贵,只会让人觉得“谢赫酋长大概是疯了”。

记者们也不理解他的做法,一位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就曾经特别傲慢地问他:

“您究竟在干什么?”

“做第一。”

“可是为什么要做第一呢?”

“为什么不呢?没人会记住第二名。”

永远做第一,创造了“迪拜速度”

所以不管花费多少昂贵的代价,谢赫酋长都选择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并且他很擅长向全世界推销迪拜的那些第一壮举,这其中的一个经典案例,就是迪拜那座七星级卓美亚帆船酒店。

帆船酒店位于迪拜一个人工岛上,光是填岛就花了3 年时间。岛上没有其他建筑物,只有这一栋酒店,四面环海,远看就像一只帆船行驶在海上。

2005 年的时候,谢赫酋长请来了当时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两位网球选手,阿加西和费德勒,在帆船酒店顶楼的停机坪上,上演了一场世纪大战。

停机坪离地足足321 米,单就风速而言也不适合网球比赛,风一吹说不定就把球吹出界了,但是这样的一场比赛足够抓人眼球。阿加西和费德勒位于一个空中球场,身下是湛蓝的大海,这一比赛画面在航拍之下,既惊险又壮观。

迪拜网球赛:玩转城市营销

这次比赛让帆船酒店一炮而红,从此跻身世界最知名的酒店行列。其实后来阿布扎比也建了一座八星级酒店,奢华更胜帆船,但若论知名度,却远不及后者,这就像当初谢赫酋长所设想的那样:人们只会记住第一名。

不断地做第一,然后不断地向世界强调这些第一,于是人们一想到迪拜,就想到这些金钱堆出来的第一,就想到“迪拜等于有钱”。所以当“在迪拜捡垃圾都能月入几万”的谣言传出来时,大家第一时间就相信了,毕竟在遍地都是黄金的迪拜,捡垃圾月入几万也很合理。

但事实上在迪拜的外来打工者,大多薪水少得可怜,在全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超过35℃ 的迪拜干着室外的建筑、体力活,还只能蜗居在叫做“黄金乡”的贫民窟里——许多人就是被迪拜式的黄金梦忽悠而来,结果却因为热衰竭、劳累过度或者自杀,死在这散发着贫穷恶臭的黄金乡。

除了满大街的法拉利

还有载满了外来劳工的运货车

占总人口九成的外来劳工,养活了只占一成的迪拜本地人,他们开着豪车,享受着免费福利,不用工作也可以领取巨额救济——在谢赫酋长的打造下,人们只记住了迪拜这土豪的一面,所以大家蜂拥到这座一半海水一半沙漠的神奇都市,想来过一把土豪瘾。和拉斯维加斯一样,迪拜也吸引着那些有特定需求的游客。

谢赫酋长独特的管理和推销城市的方式,为他赢得了一个“CEO 谢赫”的外号。在人们的印象中,他只问经济,不问政治,也不问宗教信仰,所以身为一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酋长,他却说:如果英国首相找我谈工作,我不感兴趣,但要是哪家英国公司的CEO 找我,我随时有空。

这一切都让谢赫酋长和他治下的迪拜在中东地区显得十足异类。没有其他中东国家的动乱、纷争,只有和平、开放,这里既有清真寺,也有基督教和印度教的教堂,是中东唯一一个允许建立其他宗教场所的地方。

迪拜的基督教堂

在迪拜街头,既有黑袍黑纱只露出眼睛的传统女性,也有穿着比基尼曲线毕露的曼妙女郎——不同文明在迪拜和谢赫酋长身上都能共存。

谢赫酋长大学在英国接受教育,迪拜又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,所以他对西方文明的接受度非常高,他的智囊团成员几乎都是西方人,而他最大的爱好赛马,也是承自英国人的传统。

他还曾经被拍到穿着T 恤,一身休闲地在英国挤地铁,这和我们想象中穿着长袍的阿拉伯形象相去甚远。

谢赫(右)因多金帅气走红网络的儿子哈曼丹(中)

但是与此同时,他也常穿长袍,每天晨祷,伊斯兰教允许一夫多妻,所以他娶了两个妻子,而且第一任妻子是他表妹,因为近亲结婚在阿拉伯国家很普遍。

他和两个妻子还有大大小小的情人生了25 个孩子,组建了世界上“颜值最高的皇室”,这些一千零一夜式的面庞,为迪拜这座现代化的大都市烙印上了独一无二的异域风情。

有人曾经问谢赫酋长:你既穿长袍,又具有国际视野,那么你认为自己究竟是个传统的阿拉伯人,还是现代意义上的改革者?他的回答是“两者都是”。我努力“在西方观念和伊斯兰价值观中寻找最佳平衡点”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嘉祥白癜风医院